阿好到底“好”“不好”

永利国际402娱乐官网

阿好到底“好”“不好”

——观《嫁妆一牛车》有感
来源:永利国际官网55.402com 编辑:卢进丽发布时间:2019-09-23浏览次数:12

阿好是别人眼中嗜赌如命的赌徒,在我看来她赌的是命。

影片开头就是阿好做活赚了钱背着丈夫出去赌博的场景,阿发拉牛车赚的辛苦钱基本都被她输光了,以至于他们没有房子只能在墓地边的草屋苟且生活,阿发一直想有一辆自己的牛车好像也是妄想,不仅如此她甚至输掉了自己的三个女儿,阿好确实算是我们常说的“败家娘们儿”了。墓地边的草屋只有孤魂野鬼与她作伴,耳聋的丈夫从来不愿意听她多说一句话,村里的女人媳妇也都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连她唯一的兴趣赌博现在也无力支撑。她的生命里只剩小儿子阿狗,可是小孩子又懂什么呢?谁能懂得她的孤独,谁又能带她走出命运的牢笼呢?

好巧不巧,突然有一天连鬼都不愿意来的草屋对面的房子竟然亮起了灯,是鬼吗?不,是人。那是一个带阿好摆脱困顿现实走向衣食无忧的人。不,是鬼。那是一个将阿好一家永远拖入道德泥潭迫使他们屈服命运的鬼。那人是谁?正是日后这个一家四口中的第四口。

阿好起初是害怕那人的,但她还是勇敢地敲开了他的门,就像她赌博永远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赢一样,她在赌这是不是能带她走出孤独的人。阿好的热情起初只是出于对陌生人的友好,对有人与她说话的兴奋,他们两人再亲密,中间也总有一条界限。但当一场雨将两人的界限彻底冲刷掉的时候,阿好选择了无视别人的眼光勇敢奔向自己的幸福,她又在赌,赌这是不是能带她走出命运悲哀的人。在那个女人无法自己选择命运的社会,她是无助又在拼命挣扎的,她不知道前路如何走,她只能用她最擅长的方式来判断,她一生都在赌,赌的是钱,赌的也是命。

阿好是别人眼中不守妇德的荡妇,在我看来她是从了命。

有哪个女人不愿意与自己的丈夫相守一生呢?又有哪个女人愿意背负着“婊子”的骂名“偷男人”呢?若不是被逼得走投无路谁愿意呢?简底能让阿狗吃香喝辣换新衣,能让阿好母子住新房坐新车,还能给阿好恋爱的甜蜜做人的体面。而阿发都不能让阿狗吃饱穿暖,让阿好母子不住漏雨的屋子,也不懂阿好的寂寞和风情,更给不了她女人该有的宠爱,甚至连让他们一家活下去都难。

阿发不爱阿好吗?我想是爱的。不然他也不会忍着委屈装聋作哑假装听不到那些关于自己女人的流言蜚语,只是他没能力爱她护她,他只是盼着阿好能过得好一点,但是不要扔下他。阿好不爱阿发吗?我想是爱的。不然她也不会一面和简底过日子一面又守着阿发,不会在阿发坐牢的时候还想着看望他告诉他自己和儿子过得很好叫他放心,更不会一直惦记着阿发想要的牛车还在阿发出狱走投无路时接他回家。只是这爱被生活蹉跎地只剩下亲情和责任了,她用自己的身体支撑着这个家,哪怕它是畸形的怪物也总比垮了强。

这些似乎对阿发来说是赤裸裸的嘲讽,但是我想在阿好眼中她只想阿发好好活着好好生活。哪怕别人都说她是荡妇,都说阿发卖老婆得一牛车,她也明白在这个人无法自己选择命运的社会,只有从了命才能活下去。

阿好是别人眼中用自己给丈夫陪嫁一牛车的怪胎,在我看来她赔上的是一生。

影片的最后简底骑着三轮车接阿发回家,像是这个家真正顶天立地的主人;阿好坐在后面习惯地听着村里人一路的冷嘲热讽,像是这个家百毒不侵的屏障;阿狗高兴地坐在三轮车上看到村民们夹道欢迎阿爸的归来,像是这个家里那些洁白的未被穿过的新衣憧憬着无法预知的美好未来;阿发坐在三轮车的最后望着正前面骑车的简底,像是望着自己的接班人,环顾着四周村民们刺一样的异样的眼神,又像是个不知所措的刚刚来到这个家的新生的婴儿。

有人会说:“阿好真是个坏女人,要不是她和简底有私情,阿发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她倒是过上了好日子,可怜的只有阿发要永远寄人篱下地扭曲地活在这小小的村庄。”可凡事不能这么绝对。我想在道德的尺度下,阿好算不上守妇德的好女人。但是在生命的抗争上,阿好又算不上是个失了人性的坏女人。就算没有简底,阿发也有可能被老板辞退,等着全家的也可能还是过不下去的生活。简底像是一根救命稻草出现在阿好无尽深渊般的生活里,阿好除了抓住它,别无选择。

阿好赔给了阿发一个牛车,好像在赎罪一样把阿发最珍视的东西扯走后又还给了他最渴望的东西。阿好看似是个大赢家,实际上这个女人又何尝不是赔上了自己的一生,为了家庭,为了孩子,为了生存。女人应有的追求在生活面前都是那么不值一提,女人应有的尊严在生活面前都是那么不堪一击。她赌了一辈子赔掉了家产、赔掉了女儿、赔掉了丈夫、赔掉了理想、赔掉了尊严,最后这一把她终于赌赢了,只是这次她是用自己的一生做了筹码。


新闻来源:公共管理学院 姜冰莹 李崔茜摄影:责任编辑:康玉菲审核:丁恒星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永利

文艺园地

永利故事

光影永利